那英的眼泪,是“姐姐2”独特的真正

在这档以年龄为选拔标准的节目当中,年龄反而成了舞台上最不值一提的点。“舞台”成为了姐姐们探索“额外可能性”的微缩,不论是结果,还是探索过程中的精神状态,都是通过节目,呈现出了一种独特的真实。

作者 | 周亚波

谁也不会想到,那英会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(以下简称“《姐姐2》”)的镜头前没有防备地展现自己的“另一面”。

在《姐姐2》的开播阶段,姐姐团当中年龄最大的那英率先出圈。那英本人在节目中呈现的“直爽大姐”状态,以及被翻出的各种率性发言,都成为了《姐姐2》的第一朵“浪花”,激发了围绕节目的种种讨论。

开播之时,舆论一方面分析着新一批“姐姐”们的来路,回顾着她的过往历史,一方面也会有些许的疑问:在《姐姐1》的成功过后,那些不服命运的、想要背水一战、重新获得认可的姐姐会渴望这样的舞台不难理解,强如那英者,为什么也要接受邀请,来参加这样一个外界看来“翻红”性质很强的节目?

用那英自己的话解释,一方面是希望能看到自己更多的“可能性”,另一方面则是这个舞台的“独特性”。

在这一维度上,外界所津津乐道的“直爽大姐”那英,与在二公准备期间“急哭了”的那英,都构成了对《姐姐2》完整立意的解释。在这档以年龄为选拔标准的节目当中,年龄反而成了舞台上最不值一提的点。“舞台”成为了姐姐们探索“额外可能性”的微缩,不论是结果,还是探索过程中的精神状态,都是通过节目,呈现出了一种独特的真实。

如果那英可以提前预知在《姐姐2》中面临的挑战,其选择本身即可证明她的决心;如果未有预想,那英也在节目当中没有保留地呈现了另一面。左右手之间,都可以成为解释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价值的砝码。

01 | 一个可以专注于“乘风破浪”的乌托邦

在第二次公演的准备期最初,那英感受到自己与节目最初的状态有了很大的不同,对完美舞台的渴望与日俱增。

但在筹备的过程中,整体舞台的呈现难度与表现完整度永远都是需要把握平衡的要素。“究竟要不要保留钢琴键”最终成为了那英组的内部分歧,在舞蹈老师对不整齐的担忧下,那英提议去掉钢琴键,但以容祖儿为代表的组员们不能尽数同意。

实际上,不论是那英还是容祖儿,所有姐姐的诉求都是呈现更好的舞台,所谓的分歧并不是本质的不和。只是,分歧的过程当中,那英性格当中的特点被放大,她感到委屈,埋怨自己“嘴笨”,怪自己情绪上头,把事情跑偏到自己不愿意跳复杂舞蹈的矛盾。

事情最终的结果,是那英向全组真诚道歉,不仅仅是在微信群当中道歉,还有当面的沟通。最终,那英组的表演得到了相当完美的呈现,也为这次风波最终画上了完美的句号。

这次舞台的台前呈现,与磨合的不易过程,成为了一种比照。聚光灯下的舞台也在此刻具备了更多的象征意义:她既是多名姐姐们一段时间的努力的结果,又是对自己台下真实风貌的一种展现。

对姐姐们来说,《姐姐》的舞台,是来之不易的“加赛道”,是为相对静止的生活增添的“额外挑战”;而对舞台之外的观众来说,姐姐们为这种“额外挑战”努力的过程,所产生的努力、选择乃至冲突,其实也对应着人生中的各类取舍:我们总说“人生如舞台”,在当下的背景之下,在“30+女性”整体的“人生舞台”仍有困境的当下,两种“舞台”具备着一体性,激励着观众。

那英是典型的“偏科生”,她完全可以无视《姐姐》的邀请,不需要尝试舞蹈,甚至已经功成名就的她也不需要太多的“进步”,但选择了《姐姐2》的舞台,实际上也是选择了“姐姐还可以这样试试”的可能性。

节目通过对“行业生态”的还原,引申到了对社会生活一个方面的还原,过程当中,“真实”成为了一种底色。怀疑“直率人”那英参加《姐姐2》的必要性,其实是忽略了节目在重新聚集一批女星、提供被看见机会之外,展现他们在“真实环境”当中展现“真实风貌”的机会。

直率如那英者,会纠结自己的“嘴笨”,会在节目不遮掩地表示自己“气死了”,却又在思考之后认真地选择道歉,重新为共同的目标而努力。

这种“真实”又和舞台的“乌托邦”性质并不矛盾。一次唱跳舞台会有呈现细节的冲突,会随着这种为梦想坚定努力的信念感放大。而在现实生活当中,好坏对错大多时候也并非分明,平衡与斡旋也时刻在发生。从冲突到化解,成为了由内而外“舞台定义”一个极好的呈现。

一个可以专注于“乘风破浪”的乌托邦,是节目吸引姐姐们来的点,抱负与野心,好奇与尝试,都可以在这里得到释放,她可以是一次新的机会,更可以是不影响主线的“新副本”。

02 | 一个结果并不重要的游戏规则

所以,究竟什么是“乘风破浪”?

开放性是《姐姐》舞台的特点之一,从第一季到第二季都是如此。本身就具备着唱跳基础的姐姐有机会“乘风”而上,通过唱跳能力让观众再次看到自己;而在某一方面甚至两个方面都有所欠缺者,也可以充分暴露短板去“破浪”,去展现自己面对短板、走出舒适区的状态。

这种平衡既是真实的,也是独特的。在“人、规则和场景”等综艺多重要素当中,公平的规则、充分竞争的场景与姿态各异、却又被节目提取了最大公约数的姐姐们产生了关联。姐姐们有机会通过呈现舞台去展现自身的美丽,也有机会展现自己在“追逐舞台”当中的状态。当诚意和努力成为散发魅力的来源,“乘风破浪”的主题就会更加突出。

人们很容易认为,《姐姐》的立意,在于30岁以上的“过气女星”们渴望重新曝光,重新站在镁光灯下,重新收获流量,尤其是在《姐姐1》成为2020年现象级综艺之后,这样的论点似乎更加显而易见。

但事实上,与市面上的选秀节目最大的不同是,姐姐们她们不再像刚出道时那样被灌输、也事实上不再“拥有无限的机会”,对机会有限性的思考与多重形态的凝视同时存在。节目构建了一种放开过往,突破桎梏的空间,这种突破背后,是对自我的挑战,是将“有限”重新变为“无限”的过程。

这一场景下,“成团位”更多地是一种结果,而不是节目的全部意义所在。它既是姐姐们在一季节目当中所真诚努力的终极目标,也是追逐的成败当中,放大了的“为目标而努力”过程意义。

成团位置和舞台机会的“有限”,都还不是《姐姐》的独特之处。而当被贴着“有限”标签的姐姐们来到节目当中,预见同样有限的机遇,以舞台呈现为轴展现自我,围绕“人”本身的突破与探寻,才是真正打破常规、体现独特的市场价值之处。

以那英为代表,“姐姐”节目们当中的许多人,在节目前并非“唱跳全能”,在节目后也未必会投身到真正的“唱跳舞台”工作当中。但在节目当中,在进入到一个“多出来的世界”之后,他们所拥有的机会展现自己真诚和努力的机会,又是相对公平的。

不试试,又如何知道后面的结果?这背后的内涵,实际超越了“唱跳”所带来的视听感本身:它不是简单粗暴的“不服老”,也与前后辈竞争、性别竞争无关,当对自己的挑战形成了一种自洽,对“新可能性”的全身心投入就更能让人相信。

所以,《姐姐》的特殊性决定了它从登上市面就受到关注,而由于女性群体生存现状的特殊性、女明星们所获得机会的特殊性,被放大,这是简单扭转性别不可复制的原因,也是节目能够引起共鸣的关键。

在这个过程当中,观众眼中那个“永远耿直”的那英,丝毫不避讳自己在达成“完成完美舞台”过程中的短暂崩溃,又在迅速平复之后,回到为目标真诚努力的轨道上。放大来看,它解释了那英来《姐姐2》的原因,解释了舞台的全新含义,也解释了《姐姐2》的无可取代的价值。

《那英的眼泪,是“姐姐2”独特的真实》文章由( 三声 )撰写,简单影视网收集自网络并整理发布,如果您对本文有想法或者意见,欢迎在文章下方留言。您还可以在简单影视网搜索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相关的影片在线观看哦!赶快去试试吧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内容均为互联网自动搜集而来,仅供测试和学习交流。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,没有提供影片资源存储,也未参与录制、上传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给我们留言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1 http://www.5jd.org  E-Mail:  

观看记录